Twitter CEO多西访谈:关于特朗普、产品和骚扰问题

凯发国际

2018-10-07

凤凰科技讯据国外网站BackChannel北京时间4月27日报道,距离TwitterCEO杰克·多西(JackDorsey)发布第一条推文已经过去11年时间,当时,他将该服务视为一种实时状态工具,从未想过有一天美国总统会用它嘲笑选美皇后,夸大自己的选举胜利,以及冒犯美国的国际盟友。

如今,多西很高兴Twitter已经进化为实时展现时代精神的世界性方式,但Twitter被用来骚扰女性也让他头疼不已。

此外,尽管Twitter已经成为一家市值100亿美元的上市公司,但仍远低于2013年上市后最高480亿美元的估值。

Twitter目前拥有约3亿活跃用户,日前发布了今年第一季度财报,显示其用户数量当季增长了900万然而批评者却抱怨Twitter的增长已经停滞,而竞争对手Facebook的用户数高达20亿。

对此,多西最近在Twitter的纽约办公室与笔者坐下来谈论了他的看法。 以下是多西访谈内容的摘要:问:你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,特朗普正将Twitter作为他的主要交流平台?多西:特朗普从2011年至2012年起就将Twitter作为一个中心平台。 他一直没怎么变。 他始终如一,只是说话的主题不同而已。

他现在的推文跟2011至2012年时是一致的。

问:但你不对他成为候选人以及总统后仍这么做感到吃惊吗?多西:我并不吃惊。 Twitter帮助他赢得了胜利,他为什么要改变这种势头呢?问:现在特朗普成了总统,问题是,Twitter是否应该对他保持同样的责任标准,就像对待普通用户那样。 在Facebook,马克·扎克伯格(MarkZuckburg)据称告诉员工他不会审查候选者和总统的博文。

你是否也必须在这件事上作出决定?多西:我认为我们为领导者维持开放的渠道很重要,不管我们是否喜欢他们的言论。

因为,我不知道有什么其他办法来要他们负责。

任何时候只要领导发布推文,包括特朗普,都会引起有趣的对话,它混合了事实核实、异议、赞同,以及一些随机的东西。

我们对所有账户都持有相同的政策标准,我们希望确保不论用户的身份高低、来自哪里,都要让他们理解我们的方针和政策,以及它意味着什么。 问:如果有人投诉特朗普的推文,你们是否会公正地说,这不能接受,然后封杀这位美国总统。

多西:我们会对所有账户一视同仁。 我们的政策确实也考虑了新闻价值,这是我们的政策团队要求的。 因此我们不会撤下人们应该能够辨别真伪的东西。

但我们需要为用户提供真实的报道来源,以让文章中的偏见最小化,这非常重要。

问:Twitter跟美国政府有什么关系吗?多西:我们有个政策团队跟他们(美国政府)沟通,我们对每个政府都是这样。 这跟两年前或八年前没什么不同,跟全球各地的其他政府也没什么不同。 问:你个人跟特朗普见过吗?多西:没有。

问:你是两家大公司的CEO,特朗普为何没有请你参加圆桌会议或顾问委员会?多西:我不知道,这你待问他们。

我不知道原因。 问:如果你被邀请,你会去吗?多西:去或不去在于我们能否增加价值,以及我们是否能提出自己的看法。 我们并不需要受到邀请才能展示自己的态度,以及去参与。

问:回到Twitter上。

最近有许多人称,Twitter等社交媒体拉低了公共谈话的质量,你怎么看?多西:你可以(在社交媒体上)谈八卦,也可以谈重要的事。 我认为这并非工具的问题,而是人们如何使用这些工具。 Twitter的价值之一是,它可以展现一场辩论的每一面。

问:过去几个月你么做了许多事,来减少Twitter上的破坏性言论和攻击。

照你自己看,这些举措那个最有用?多西:过去,在帮助用户报告或避免骚扰方面,我们非常机械化。

此外,如果用户希望看某些内容,他们可能要费点事。 之前我们并没有任何过滤,所有东西都直接扑到你面前。

因此,我们现在最具影响的改变实际上是,我们在平台上运用了更多的机器学习技术,这让我们在封锁骚扰推文方面做得更好,同时也让用户更容易地找到自己相看的内容。 问:女性在Twitter上容易受到可怕的对待,在此方面有许多广为人知的例子。 你们是怎么感觉的,是否感觉在此方面很失败?多西:我们承认这款产品的属性给了喷子不公平的优势。

因此我们需要改变产品体验。

这是我们去年的优先任务,但坦白说,我们一整年只推出了一项有力举措。 因此我们并没有对自己的进步感到骄傲。 问:你一直在为自己兼任Twitter和Square公司CEO辩护。 但你直到最近才为这种情况划分优先顺序,因此是否可以公平地说,你并没有集中精力解决这种状况?多西:当我重返Twitter后,划分两家公司的优先顺序成了我的优先任务。 我们立刻就认识到这是个问题,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一定需要立刻执行。 (编译/扬帆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