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寿缆车重新开通运行 现为国内坡度最陡缆车

凯发国际

2018-10-30

  现在的缆车穿着红白新衣  它纵贯在长寿城西岩观旁,两年前停运。

当地人曾经担心,出生于1964年的它,是否永远离去?  10月1日,长寿全城沸腾,前来看望它的人摩肩接踵——长寿缆车换上粉红新衣,恢复运行了。

  长282米高110米  码头缆车,是重庆这座山水城市独特的交通工具。

长寿缆车与曾经的渝中区望龙门缆车、两路口缆车、临江门缆车、储奇门缆车一样,有着相同特点:依山而建,靠缆绳上下运行,穿行于江边,交汇于山腰。 不同的是,经国家索检中心专家鉴定,长寿缆车是目前国内轨道最长、坡度最陡、运行最久的地面客运缆车,是重庆缆车杰出之作。   上周五,重庆晚报记者在长寿区采访时获悉,自两年前长寿缆车启动技术改造以来,一直牵动长寿人的心。

  2016年初,有关方面检查发现,长寿缆车存在安全隐患,必须立即停止使用。 为了恢复缆车运行,该区投入450万元。

今年2月,长寿缆车技改整体完工,5月通过国家索检中心安全验收,8月土建基础安全检测合格,国家索检中心再次进行综合检测也合格,可以恢复试运行。

长寿区政府、区交委宣布,缆车在国庆节第一天恢复运行。

  上周五,重庆晚报记者乘坐了长寿缆车1号车。 对于错过缆车体验的年轻人来说,这无疑是一次弥补遗憾的旅程。 当上下行的缆车在山间相汇擦肩而过时,恍如一部时光机,令时光倒流。   根据地方志、交通志记载,长寿缆车始建于1964年2月,同年10月通车营运,成为通向江边码头的主要交通工具。

轨道长282米,垂直高度110米,至今仍为全国之最。   新建的缆车站入口  设计上学习过两路口缆车  “参与缆车建设的元老级人物,大部分已过世。 ”72岁的李献忠说。 他是维护长寿缆车运行安全的老技工,曾参与襄渝铁路建设,上世纪70年代初转岗来到长寿缆车站。   据介绍,上世纪60年代长寿缆车开通前,河街商业氛围浓厚,居住人口较密集,但不通汽车,爬坡上坎出行困难。

当年,长寿交通部门组织技术骨干、地质勘探专家,特意前往主城两路口、望龙门等索道现场研究学习,成立长寿缆车筹建指挥部。 “考虑到建设资金有限,当年长寿有关单位广而告知要修建长寿缆车,发动大家参与建设。 令人振奋的是,不仅学校、企业等各方积极响应,广大群众也自发参与。

大家都认为有义务、有责任参与这件事。 ”李献忠说。

  “修建缆车期间,没谁提要求,没谁叫苦,打地铺、吃饭、洗衣服等日常生活,大家有商有量,不分你我。

”李献忠说,缆车建成后,当时的长寿第二搬装社抽调十几个人,负责缆车站管理工作。

  李献忠介绍,缆车投用后,随之而来的是不计其数的安全维护和修护。 自运营以来,大型路基改造工程不少于3次。 尤其是用钢筋混凝土路基替代枕木时,每根轨枕的更换和修复,都需付出巨大人力。   以前坐缆车的多为上班一族  最早票价两三分钱  记者从长寿区交委了解到一组数据:长寿未通高速公路前,缆车年运量高峰980万人次,日高峰3万人次,累计运送20亿人次,为长寿及周边地区经济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。

  李献忠介绍,上世纪70年代,乘坐缆车的人很多。 每辆缆车承载量最少80人左右,最快3分钟一班。

为了安全起见,值站人员想上厕所,得先找好顶岗的人。   黄蓉是长寿缆车站现任党支部书记,1989年高中毕业进站工作,当检票员。 “当年我18岁,检票检得手软。 ”黄蓉说,缆车票从起初上行元下行元变为上行元下行元,再变为上行元下行元,直至上行元下行元,检票就像采茶,乘客人挨人,争先恐后把票举得老高,场面壮观惨了。

”  黄蓉说,刚参加工作那时,站上要求员工说普通话,她说的川普经常把乘客逗笑。

后来,很多岗位她都干过,跟其他同事一样,把整个青春奉献在这里。   目前可以免费乘坐  采访当天,记者站在长寿缆车车厢内发现,这里可以将长江两岸秀美风光、定慧寺流风余韵、三道拐古风遗貌尽收眼底。   长寿缆车不但重新归位,甚至重返年轻。 据介绍,它的操作系统稳定性更高,监控系统更智能化,车窗更宽大,车站墙面和角落装点着齿轮、发动机、管道等工业元素,既流露出工业气息又不失时尚感观。

车行道沿线增设了雕塑、彩绘、景墙等多种怀旧氛围。

缆车车身换上粉红色新衣,曾经白色加墨绿色、白色加蓝色的横条外衣造型,至此留在影像中。   恢复运行后,单面一趟缆车运行时间3分钟左右,每车限载50人,每天运行时间为早晨7时至晚上10时30分。

  据长寿区有关单位介绍,目前,长寿缆车主要服务河街多个社区3000人左右出行,它的存在依然重要。 也是当地交旅融合的一种新尝试。

当地政府采取购买公共服务予以补贴的方式,让群众、游客免费乘坐缆车。 据统计,今年国庆期间长寿缆车单日运力最高峰达到17000余人次。

  重庆晚报首席记者李琅记者钱波摄影报道。